關於部落格
攤開黏膩消化液的捕蠅草
  • 95303

    累積人氣

  • 3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本命團閒聊

[本命團閒聊]

看著去年為MayDay寫的新年賀文,我回想起第一個以團魂來寫團員位置和評價的本命團,毫無疑問的是L'Arc~en~Ciel。雖然那些文字如今已經找不到了。

慶幸當年以L團入飯圈,被兩岸三地華人的各論壇、討論區「教育」著(漢化的大手都是天使)。中高頻控的我,首先被主音吸引;有趣的是千禧年竟然以DUNE專入坑,而非名揚四海的雙子碟,爾後才跳著聽完所有大碟。那時根本不敢控樂手,因為控樂手得啃得下機材雜誌、弄懂樂手用的樂器型號和它們的聲音特質,那對一個非音樂專業非日語專業一般升學體制中的學生來說,實在是太困難了QQ

但光控團、控主音,一樣要追音雜電視音番廣播訪問,除了團員之間無關音樂的趣事博君一笑之外,更重要的是了解團員作曲作詞編曲的背景、演唱會設計理念等等,甚至是商業經營(畢竟我入坑沒幾年,就遭遇第二次的休團危機啊XD)追隨L團幾年下來,早已習慣對樂團使用這樣子的方式深入研究。

近十年的L'Arc飯歷相對學生時代已經沒有追的那麼勤了,開始明白文字影像訪問,最重要的是幫助剛進入音樂世界的路人去聽懂音樂。當我們可以直接從音樂裡面「獲取」訊息,那麼訪問都只是輔助工具而已。因為最忠實紀錄創作者的,還是音樂作品本身。



這五年回過頭來用追本命的方式,追那年聽日搖時和中學同學互相安利而順便兼著聽的MayDay(咦?),慢慢發現L團對我的影響原來是那麼深遠。正因為跟著L團成長,除了教會我怎麼去欣賞一個走在前線、不斷精進的樂團,也無形中陶冶了我對流行樂的品味。而多年後MayDay的音樂,就這麼恰好的進入了我的視線中。

當然也有許多莫名奇妙的巧合,比如ken和Monster同一天生日、Stone和ken一樣都是愛用Fender空間系的吉他手;英皮日骨的tetsuya和日皮英骨的Masa經常給我被兩位天才貝斯手寵壞的錯覺;而鼓手明明都是不可或缺的骨架靈魂卻最容易被外界忽略,還都擁有聲帶一度不穩定到讓歌迷心驚膽跳(…)的主音。

.

六年前看完漢化版的主音自傳《THE HYDE》,我寫下這樣的文字:

『欣賞並尊敬hyde這個人,
 跟喜歡L'Arc的hyde卻對VAMPS無感並不衝突。
 雖然自己的本命是hyde,我可以理解他的藝術人生,但沒有必要照單全收。
 而喜歡ken的曲、追ken的solo那也是一種隨心的必然。

 其實,回到原點,還是音樂作品和live。

 當然做為青春時代的一部份、或稱為人生的一部份也不為過,
 我不能否定「L'Arc是文化」
 能走到現在,大概除了感激之外,還是感激吧。

 不是不希望名為「L'Arc~en~Ciel」的大船能乘風破浪的向前。
 我有點體會「隨時都有可能解散」這種緊張感的醍醐味…
 因為這樣、每一步更要淋漓盡致…怎麼說,置之死地而後生?(笑)
 所以,L'Arc的可能性才會不可預測、無限制的吧。』

.

那年L'Arc飯友人鴉君說:「我覺得四個人都是很自我很固執只對自己想要的付出努力的類型,能一起走到今天真不容易。」,這句「真不容易」到現在依舊成立。25周年控團長在台上自我吐槽都快26周年才舉辦,連我們L'Arc飯都開玩笑下次見面該不會是30周年控吧?

想想2015年底MayDay日武控結束開始錄音,L'Arc賭場控後準備發單曲,我和友人還在賭兩團老闆到底誰會先發新專輯。事實證明我們家台灣老闆比起日本大老闆可真是乖巧多了(大誤)但我還是會期待大老闆的作品。套句台灣老闆的歌詞:「就算失望、不能絕望」嘛。

身為二十年以上的老團歌迷,總歸是團員健健康康、能玩音樂給我們看就心滿意足,但,沒有慾望的樂迷不是好樂迷!看看我們家長輩的大大老闆爆竹團,都出道三十年了還發新作… 所以如果在音樂上還有可能性的話,就再給彼此機會,繼續走下去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