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攤開黏膩消化液的捕蠅草
  • 95303

    累積人氣

  • 3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談談入坑以來怪獸吉他的變化

[談談入坑以來怪獸吉他的變化]

首先我是團控無誤。若縮小範圍,比起低頻更控中高頻;與人聲相比,中高頻又偏愛吉他;然後比起Gibson,更愛Fender。不過這次,我要聊的是拿G牌的那位。

身為阿宅迷妹,跟某人(?)一樣時不時上網搜搜五月天的評價,包括關於怪獸的吉他。有對岸某錄音室樂手的徒弟吐槽過獸哥的live基本功不紮實,但他好像忘了recording和live對pleyer的要求不同,而artist和player的差異也被忽略了。

當然我認為老大技術過硬、是個合格的樂手應該沒什麼異議。在我的理解,並不是做現場的樂手就比錄音室樂手能力差。即使是錄音室等級的樂手來做現場,現場環境變數肯定比錄音室大,尤其部分樂器的tone經過現場聲音擴大之後,原先錄音室能做的細膩度會被犧牲,因此現場先求穩定表現歌曲、而不是還原錄音狀態的豐富性。更不用說比起樂手單純提供穩定的音樂輸出,表演者還要考慮到調動現場情緒的「演」。

這也是許多線上從業者在談論其他樂手時總是有所保留--並不是不能討論換把位聲音乾不乾淨、推弦揉弦有沒有到位這些技術細節,而是在同樣的狀況下,自己能不能做的比評論對象更好?不只是技術、還有與團隊之間的磨合、與觀眾互動的舞台表現力等等綜合考量。如果不能,又有什麼資格去批評呢?

.

撇開種種顧慮,單純從一個聽音樂、看表演的受眾角度來說,因為一場好看的演出是由台上台下一起去成就的,認真的迷妹除了當場投入給回應外,回家也會記得做聆聽報告:根據迷妹這幾年在MayDay「混」的觀察,怪獸的吉他有很大的改變。

入坑時看過幾次怪獸solo橋段的背彈,在一般歌迷的眼中或許又帥又激情,但在樂迷耳中除了視覺上耍帥之外,聽覺上沒什麼可取的,說難聽點就是譁眾取寵。當時不少樂迷一直力勸獸哥放棄背彈,好好設計一段旋律性較強的solo…我很高興他後來減少甚至不做背彈,重新考慮舞台表現力和音樂質量的平衡,提高了獨奏的可聽性。

.

前陣子看了zero(香港MayDay copy band的吉他手)談論怪獸簽名琴的文章,我的感觸也很深。長年用松本琴加上偶像是松本孝弘,怪獸的吉他solo編寫有陣子充滿了松本桑的影子。但怪獸畢竟是怪獸,靈魂上沒可能變成(?)松本,這種仿技巧一直以來也很被詬病。

我覺得最大的一個轉捩點是《逆轉勝電影原聲帶》,製作上脫離了五月天的思考模式讓他逐漸找到屬於自己的聲音,而這個成果在《自傳》這張專輯更清楚地呈現出來。這兩張專輯透過琴音透明而赤裸的傳達他的個性和情感,聽眾能明白怪獸之所以是怪獸,獨角獸之所以是他的簽名琴。更不用提這些年的人生歷練,讓他在演唱會上的演奏投入更多,自身也更享受演出。

現在我不會拿松本大的作品去說獸哥彈的不好,對我來說那樣漂亮而淋漓盡致的吉他不會是怪獸。怪獸的吉他就是要有點小心翼翼、自溺於煩惱中,帶點不乾不脆的多情,眷戀太多又背負太多而背水一戰的感覺←這到底是誇讚還是吐槽我都搞不清楚了哈哈。他也不適合Jam session,不是他做不到,而是他的個性沒辦法自我放飛,不確定性會讓他的演奏染上某種程度的緊張,這是樂手特質而非能力問題。

.

我承認我對怪獸有些嚴苛、遇到他總會忍不住想吐槽,但那是因為他願意聽也能接受合理要求(老實說我也不知道為何對學長們就是特別嚴苛……也許是高頻耳的關係?此時邊寫邊「聽」方舟DVD某首歌,想公開吐槽主唱但被莎控友人阻止了←喂)

不過,在下雖然是吉他控,也只能以聽眾角度去敘述我的感受,比起吉他愛好者淺了一點,而愛好者又比專業從業人員淺了一些,所以考慮不周、吐槽錯的地方,專業的獸哥您就多多包涵啦,反正老大您自己會判斷咩!(← 一整個不負責任言論XD)

--

p.s.前一陣子寫貝斯相關文章,真正的樂迷反過來問為何不是在意吉他全程使用無線設備時,我才認知到自己還是個不那麼「樂迷」的迷妹;比起音樂愛好者對音樂質量的要求,我還是偏重於舞台表現力。

後來看L'Arc~en~Ciel 2014年國立控的BD,注意到吉他手ken在使用他的Fender簽名琴時仍堅持接線,而確實line in收進來比無線設備的音源細膩。只能說大場地的舞台表現力和音樂質量如何取捨,各家考量都不一樣。
 

Alice
2018.4.8

--

翻出舊文,是因為寫完前面,我總是有個曾經在哪裡誇過怪獸的印象……然後找了一下,竟然是一年多前復刻結束之後的賀文。如今人生巡跑下來,獸哥又有一個提升,團內則更加突出雙吉他的表現,把兩把個性迥異的吉他融合成另一種風味。

 

[2017給MayDay的新年賀文]

 

※阿信  

或許以實力派唱將的標準來說,阿信並不合格,但他的確做好了一個搖滾樂團主音的工作;不論是創作或演唱,都恰如其分的在音樂上與聽眾建立了相當緊密的連結。嗓音的先天限制雖不能完全克服,但他努力將缺陷化為特色,尋找聲線與主旋律之間的最佳演繹方式;面對隨年齡增長無可避免的耗損,也盡力做好體調,力求在每一次的演出有基本水準以上的表現。近年來五月天的現場,阿信聲音的穩定度已不再令人心驚膽跳,而誠懇唱好每一個音,詮釋好每一首歌的情緒,是身為樂團顏面的他永遠不放棄的目標。 

 

※怪獸  

怪獸的基本功可稱上紮實,之前在五月天的演奏偏好設定歌曲標的,以理性完成,故有時聽來有武裝或賣弄的錯覺。這是因為樂手本身的性格不一定符合設定,使受眾在聆聽上易停留於技術層次而情感共鳴偏弱。近兩、三年,從離開舒適圈出演逆轉勝電影及製作其原聲帶開始,怪獸試著把自己脆弱或纖細的那一面放進作品之中,琴音除了熱血激情外,多了柔軟,也提高了情感性。或許是怪獸將人生歷練、心態轉變,逐漸反應到作品與演出上,對於身為吉他手的他,日後發展著實令樂迷好奇與期待。 

 

※石頭  

曾經有一陣子收起了年輕時的熱血衝動,比起那些個性鮮明的獨奏段落,石頭選擇以空間系的效果器及slide吉他塑造五月天樂曲悠遠的空間感, 並與怪獸重新架構了另一種雙吉他的互動模式。雖然石頭在作曲及編曲時,試圖冷靜的編繪其獨特的世界觀,但當他全心投入演奏、旁若無人的沉浸在音樂世界裡,快歌刷弦蠢蠢欲動、慢歌顫音勾入人心;聽眾只需透過琴音,就能感受吉他手與平素溫和外表截然不同的頑心及豐沛情感。

 

※瑪莎  

不滿足以根音穩定樂曲節奏及填充低音區,瑪莎除了與冠佑共為節奏組,他的bass line適時以旋律表現增添歌曲豐富度。 尤其近年錄音作品與今井邦彥先生合作,貝斯部份不但可單獨抽出聆聽,放入整體又與中高頻的主音、吉他旋律相互交織,幾首fusion Jazz的作品更可以聽到其walking bass的韻味。 雖然不愛無線系統的貝斯手、現場大多時間固守在鼓座旁,但跳躍感十足的切分與滑音運用,配合瑪莎靈活的肢體律動,仍然吸引不少樂迷的耳朵及目光。 

[按] 瑪莎在2017年6月於批踢踢貝斯板解釋他在演唱會上不用或少用無線設備,是考量到貝斯的聲音質量。

 

※冠佑  

冠佑做為搖滾團的鼓手總是被低估,但誰說搖滾就是要雙踏快、大鼓重?切分和悶音運用之細膩是他的特點,非常適合五月天POP ROCK的樂團風格,除了提供穩定節奏讓一般人容易入耳外,看似冷靜愜意的編排、仔細聆聽其複雜度也能滿足樂迷。最重要的是,冠佑的鼓點總能在現場演出拉住自家團愛爆衝的台前三人,是讓人安心的存在。 

[按] 2017年年底人生有限公司巡迴演唱會桃園場的第一天,阿信在talking提到冠佑是「擅長打Jazz和Fusion的鼓手」。

 

Alice
2017.1.27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