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攤開黏膩消化液的捕蠅草
  • 94041

    累積人氣

  • 5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專訪] 翻譯五月天歌詞的趣味及難處 (日譯中)


原文網址:http://realsound.jp/2017/01/post-11089.html

--

※譯文僅提供BBS批踢踢實業坊Mayday板板友參考,嚴禁轉載。
非相關科系,僅靠線上翻譯軟體及辭典,有錯誤的地方請協助修正,謝謝。

--

Mayday『自傳 History of Tomorrow』發行紀念特別企劃

石渡淳治認為翻譯五月天歌詞的趣味及難處


五月天──來自台灣的五人搖滾樂團,他們最新的原創專輯《自傳History of Tomorrow》即將發行。如同專輯名稱所示,五月天的自傳正是專輯的具體內容。從《成名在望》描寫樂團大紅之前的奮鬥開始,既是面對他們自身的過去、現在、未來,同時昇華了傳遞共同訊息的樂曲;這樣壓倒性的感染力,除了他們的歌迷之外,初次接觸他們的音樂的人也同樣有所共鳴。

除此之外,五月天以體育場相對應的動感搖滾為基礎,融入爵士、節奏藍調、電子舞曲等各種類型的音樂,聽眾也能感受到其與日本流行樂之間強大的親和力。

這次,為了更進一步了解五月天歌詞的魅力,我們訪問了五月天日本出道至今參與歌詞翻譯的詞作家、也是製作人的石渡淳治先生。珍貴的訪問除了實際的翻譯工作,也誠實的談了關於翻譯有趣及其困難之處。(黒田隆憲)


五月天歌詞「視角」的趣味

──首先,想聽您談談聽過五月天的最新作品《自傳》的印象。

石渡:無論如何,從第一次親手翻譯開始就感受到,他們歌詞的「視角」很有趣。日本的歌詞,比如「因為你今天發生了什麼,所以我產生了怎樣的情緒」,就眼前發生的事開始描寫的歌詞相當的多。但五月天的歌曲是,一邊俯瞰著「過去、現在、未來」,一邊用力的唱著那些事的感覺。現在,比起描寫一個有序事件的發生,或創作一個故事,他們的歌詞更像是同時包含了時間空間。因此歌曲同時有回顧過去與和警醒未來的部分。這種俯瞰時間軸的感覺相當厲害。

──雖說是俯瞰,但並不是「上帝視角」,本質上還是「個體視角」才能蘊含如此熱度。這次的專輯名稱為「自傳」也是以最大限度活用了「俯瞰時間軸」的這個方法。

石渡:沒錯。對五月天過去作品的印象是愛情歌曲,特別是失戀的歌曲比較多;但這次的作品將近一半的內容是寫他們的自傳。唱著自己的成長、與朋友有關的歌曲增加了。「原來如此,這樣的主題也可以用音樂做出來。」。但在日本,至今為止直接以「自傳」當作主題的事幾乎沒有。

──以日文歌詞直接訴說「人生」的話,不是變得太過誇大,就是反而太過私人。

石渡:我也是這樣想的。像《成名在望》這樣直接演唱著誠實吐露自己大紅前的心境及樂團發跡史的歌詞風格,在日本也是相當困難。尤其是作為樂團,一邊是「勿忘初衷」,一邊是「從此積極向前征戰」,筆下充斥著兩種心情交互掙扎的壓力。設定好欲傳達的主題或訊息之後,又如何擁有說服力,使聽眾不論哪首歌都能感受到傳遞過來的強烈思想。

──從這個角度來說,跟以前的作品比起來,有看到什麼變化或改進嗎?

石渡:以前的話,就跟歌曲的主題一樣,一開始「砰」的投出直球的狀況比較多。比如《離開地球表面》這首歌,讀了前半首的詞大概就能明白想唱的是什麼,但感覺上這次的作品以故事展開的曲子增加了。雖然說翻譯一向都是從頭開始照順序進行,但走向到底是往哪兒去,在到達歌曲高潮之前並不清楚的曲子變多了。確切的說,變得更戲劇性了。

──五月天歌詞的翻譯,具體是如何進行的呢?

石渡:我並不會中文(笑),首先拿到大致上的直譯,看著鬆散的直譯再去調整用語。以一邊聽音樂,一邊閱讀歌詞,能夠迅速的進入詞意為首要前提,再來盡量接近他們口語的韻味。經常抱持這種意識進行翻譯。

──(翻譯時)特別要注意、或是辛苦的地方是?

石渡:對日本來說是比較陌生的表現方式,所以我很小心,避免「意譯」太過瑣碎。

──在做歌詞翻譯的時候,也會投入您自己原創性的部分嗎?

石渡:嗯,該怎麼說呢。我自己並沒有非要投入不可,但無意識的會產生「像(石渡)」那樣的東西。舉例來說,自己在書寫歌詞的時候,檢視排列好的文字若感覺「哪裡怪怪的?」就大概真有其事。視覺上也有「怎麼會這樣?」的不協調感,翻譯歌詞時也會有同樣的感覺。確實有「目光的韻律」這樣以眼睛看的時候需要講究的部分存在。

──當您修正(不協調)之處,石渡先生會選用具有個人特色的詞句或表現方式投射在作品之中嗎?

石渡:或許吧。然而,這是事後諸葛。不論是為了表現自己的原創性而選用詞彙,或是改變(詞作)的表現方式,我在翻譯歌詞的狀況下並不會刻意去做。

──這次的作品中,有什麼特別令您在意的詞句或用法嗎?

石渡:有幾個日本語彙也通假的部分,一下子就能用上。比如,《人生有限公司》,<如何使用生命,就叫「使命」是嗎?>這樣的歌詞。中文也用「使命」這個詞彙,這 種解釋方式讓人感到新鮮。

──《人生有限公司》切入的角度相當獨特。以小嬰兒的誕生,對比剛出社會的上班族。

石渡:這是取「人從誕生的瞬間,就是社會的一份子,與屬於某間公司是相同的事情。」之意。日本人比較難想出這樣的對比和譬喻,這恐怕與民族性有關。還有,以《任意門》(哪裡都可以去的門)作為切入點的歌詞也是很有趣的視角。中文世界普遍都知道機器貓哆啦A夢的道具,但卻寫成「任意門」等等。(笑)

──以日本人來說,反而太過切身而難以作為主題呢。在《任意門》中,有很多台灣的地名,就像日本人的歌曲出現「涉谷」、「台場」這樣的印象吧?

石渡:的確是這樣。有關地名,因為對地域沒有概念,所以進行了苦戰。還有,這首歌曲最後有<獸媽準備…>這樣的歌詞,可是一開始我並不知道團員怪獸(Monster:吉他手)的事。「這是在說什麼呢?」感覺相當的混亂。原文雖然用<獸媽>,但並不是「長相兇惡的大嬸」那樣的印象(笑)。

──歌詞中讓團員母親登場的情形也很不一般。以日本人的感覺來說,就會猶豫歌詞是否太過私人。其他您在意的詞句呢?

石渡:大概,每首歌至少有一個「嗚!」刺入內心的句子。以《終於結束的起點》來說,就是<幸福的回憶,是追求幸福的天敵>。

──啊,我個人也被那句歌詞所刺中。以這樣的風格來表現「因為太重視過去,所以更難往前進」的訊息。還有,以「作曲」為主題的《你說那C和弦就是……》也同樣有趣。

石渡:是啊。只有這首歌是切實的描寫「現在、眼前發生的事情」。我也很喜歡這種雖然拿掉了魄力卻很可愛的作品。<學長好棒棒>之類的(笑),這與目前為止五月天「直接熱切的信念」完全不同。《最好的一天》也是,怎麼也想像不出來〝地球〞和〝銀河〞一言不合吵架、〝宇宙〞插嘴進來,或是<把相親對象組成球隊,去奪下那世界盃>之類的(描寫),相當有趣。


行文尾端的省略使日文詞的意義變得不連貫

──因為親自處理他們(五月天)的翻譯歌詞,您自己的其他作品有受到什麼影響嗎?

石渡:我認為有喔。由於翻譯五月天的歌詞,總有些發現。不管怎麼說,視角都很獨特不是嗎?除了認真學習這個部分外,我思考的還有,在日文歌詞中,很難讓「2」之外的人數出現。如果出現了第三個人,那麼是在唱誰的事情就分不清楚的情形相當的多。也許是因為「我和你」相關的歌詞太多的關係。

──這是很有趣的觀點。

石渡:以英語來說,不論「他」或「她」也好,只要一個音節而已不是嗎?但是,日文的狀況作為開口的那一方,一個音節是唸不完的。然後,「咦?說〝他〞是指誰的事?」又造成理解停頓。五月天的歌詞有著各式各樣的登場人物出現。以《你說那C和弦就是…》為例,〝從學弟變成學長的自己=我〞和〝學弟〞,然後〝學妹=你〞接著出現,儘管如此也清楚的寫在一起了。既然能夠成功完成翻譯,那麼說不定日文詞也不是不能作出來。

──與單純翻譯不同,《YOUR LEGEND ~燃ゆる命~》由您親手來填日文詞。

石渡:比翻譯歌詞更難的工作。既不能扭曲原文的意義,又不能不順著旋律來選用日文詞彙。只是,我自己本來就很喜歡填日文詞,所以,以解謎的心情來做這項工作。舉例來說,在1A段歌詞的地方,如果日文詞填不進去就找其他的地方填,這麼說的話比單純翻譯歌詞還更方便,我喜歡羅列詞句並考慮更替「用這個詞好嗎?用那個詞好嗎?」。說不定這是我所有的工作中最喜歡的呦。

──欸!(竟然是這樣?!)

石渡:A面完成了,接下來B面!像這樣。原文和翻譯文字數的不同一看就知道,比起中文,同樣的內容和訊息量,日文的字數是壓到性的多。我一開始覺得把這些全部都作為日文歌詞填入歌曲是「絕對不可能」的!但卻從這個地方獲得了樂趣。

──限制越多,成就感會越強吧。

石渡:完全正確。我特別喜歡「約束」。我對於在限制中,能恰如其分的表達內涵,又想盡辦法讓語言與旋律漂亮的合在一起,感到極大的喜悅。填詞如果順利的話我會很開心,甚至停下來看一看歌詞(笑)也許是因為目標已經決定好了的關係,我可以很明確地看見最後的成果。相反的,如果被告知「只要能被喜歡寫什麼都好」的話,我變得不知道要從哪裡開始才好。

──對於您在以前的訪問中提到「日文與音樂的配合度並不好」這點,印象相當深刻。

石渡:是的。比如表達「得到」是現在式、過去式「得到過」、表達願望的「想得到」,日文全靠語尾的變化來決定。但是使用英文或中文時,因為動詞或助動詞往往在文句一開始的地方,所以省略句尾不會影響到時態,但日文這麼做的話,意義就會變得不通順了。

──啊,原來如此。

石渡:還有,日文每一個音節都有母音也很麻煩,如果像唱英文那樣不打斷演唱的話,根本聽不清楚。

──像英文那樣的抑揚頓挫也很難做出來。

石渡:啊,確實是這樣呢。現在談到這個話題我才想到,以前總是拼命考慮要怎麼克服日文沒有抑揚頓挫的問題,最近無意之間就能做到了的樣子。

──平時除了作詞的工作之外,您也有作為製作人監修別人的歌詞,在您所進行的各種活動中,有沒有其他感到「好玩」的時候?

石渡:我也很喜歡跟別人一起寫歌詞。與翻譯歌詞有點類似的是,那人想說的話是很明確的,已經有了需要寫下來的內容,再把它合入歌曲旋律之中,一起推敲戰略。有點像是玩電動遊戲做攻略的心情,雖然我沒有在玩(笑)或許是數理系的緣故,所以很喜歡像解謎這樣的東西吧。並不是「自由填詞才好」散發出些許文科氣味那樣。

──先考慮自我、作家性,然後才是獨創性。

石渡:是的。排除這些,最終還是喜歡技術性的工作也說不定。

──如果要提供作品給其他藝人,您會研究合作夥伴嗎?

石渡:我會徹底的研究。在最初洽談協商的階段,與合作夥伴討論如「這樣的主題如何?」、「這樣的寫法可以嗎?」連續不斷的提議直到形成共識。最後,只要不要變成「寫什麼都好」全權委託給我的狀態,開完會,我就會開始作詞。

──實際填詞的時候,一開始把想寫的都寫出來,然後再根據旋律將多餘的語句刪掉嗎?

石渡:不是,首先將「絕對想使用的」詞句羅列出來,然後與其說是削減,不如說將意義不通順的地方補足起來。當想說的事能成功合入旋律之中,就像解開謎底或玩遊戲破關一樣的有成就感。這次寫《YOUR LEGEND ~燃ゆる命~》的日文歌詞也是同樣的過程。

──最後話題再回到五月天,翻譯歌詞的樂趣,除了技術上的意義之外,對石渡先生而言,親手翻譯他們的作品最大的動力在哪裡呢?

石渡:無法一言以蔽之。抱持著能夠讓多一個日本人感受到五月天出色的歌詞也好的使命感。對許多人而言,雖然是先被他們的聲音吸引,才會閱讀翻譯歌詞,但如果因此更深入接觸樂曲的世界觀,感受到進一步的魅力的話,那麼就是我最大的喜悅。對即將到來的東京奧運會,國內外音樂交流將會更加活躍,在那之中,假如“語言的障蔽”真的存在,從事翻譯工作的我若能成為打破此障蔽的助力,那是相當光榮的。


(取材・文=黒田隆憲/写真=三橋優美子)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