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攤開黏膩消化液的捕蠅草
  • 95635

    累積人氣

  • 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感想] 五月天 - 如果我們不曾相遇




第一印象真的還好,就是五聲音階的救國團團康主歌+90年代八點檔副歌,所以能理解音質差的狀態(外流的30sec)不能呈現本體,難怪相信音樂會急急忙忙趕著上線,畢竟全曲雖然有懷舊氛圍,但製作上面仍有很多精緻的地方。
 
主歌部分以怪獸溫暖的民謠吉他開歌,進入B段之後,編曲就有點新世紀音樂(民族融合音樂)的感覺,一方面是石頭電吉他音色的空靈透明感,一方面是管樂(不確定是長笛還是排笛,或是音效盤,因為只有一小段)的運用。再來值得注意的是鼓聲收錄的空間感,這首歌鼓相當出色,一些大鼓特殊的音色,比如換段落的幾個過門、bridge像唸歌那段的鼓,聽起來很有趣。(朋友們稍微研究了一下,似乎是去年9月在音響ハウス錄音時的溫暖大棉被?)這一首冠佑的鼓現場打起來絕對精采,但是音色會和錄音差很大吧?現場的爽感大概會提升不少,但是溫暖和古舊感會相對降低吧?很好奇會怎麼調整呢!
 
貝斯不是花俏複雜,而是穩穩地托著主音的感覺。副歌部分民謠吉他刷弦除了黏住樂器聲間的空間,有些地方和鼓一起帶節奏,也很出色。老實說我覺得編曲扣得很緊,不去刻意突顯哪個樂器,但其實樂器跟著旋律走層次,除了固定位置的主音之外,其他的器樂部分在交替的一進一退間完成。混音刻意讓樂器的顆粒感不那麼明顯清晰,風格雖然仿舊,但是質不粗糙;空間刻意不要太寬到宇宙(喂),再加上適當的鍵盤合成音及人聲和聲,90年代八點檔抒情大歌味道就出來了。
 
一開始沒有聽進歌詞,咬字是我首次接觸的障礙,不過之前勇敢心得談過阿信現在的聲音,選擇這樣的唱腔和情感表達自然會用這種方式咬字。主歌中低音的溫潤隨著氣音推演,再接到較為激烈的副歌,聲帶的壓力隨之提高。覺得有意思的是,主音也跟著懷舊歌曲的溫暖氛圍以質樸的方式演繹,沒有刻意高音和炫技,而最後副歌的小變化,包含假音和裝飾音,稍稍點睛。套句朋友的話「很像是回歸到原點,只是現在是高品質。」這種詮釋方式,聽眾情緒不會一下子起伏過大,屬於重複聆聽後再緩緩累積的類型。
 
我自己覺得,由於主歌旋律太過《萍聚》+《海裡來的沙》←喂,所以主歌就有些萍聚part 2的感覺。但小時候餘燼唱《萍聚》會捨不得哭哭,這首偏向懷念的情緒,而且進入副歌完全擺脫校園民歌感,變成了所謂古裝愛情劇主題曲(喂)。至於歌詞嘛~各人有各人的解讀。能讓聽者自行解讀,正是主唱的強項,不是嗎?仔細去對旋律段落和歌詞,很明顯ABC三段旋律和bridge的D段各有所謂的起承轉合。A段是假設事實不存在,BC段是事實+時間進行,D段是講人生道理的宿命論(喂)。有趣的是目前看到的歌迷解讀極端非常,跟派對動物一樣(笑)有人認為甜蜜到不行,有人覺得太悲傷……我只能說主唱你又贏了!!
 
把《如果》和《派對》放在一起聽,我有點期待母帶後期會怎麼做。因為這兩首除了主音在同一個位置上之外,樂器混音位置差異超大!難怪我第一次聽到《如果》的時候,覺得怎麼可以這麼厲害的把傳統搖滾樂團感擺脫掉?但是細聽又覺得團員無所不在……糟糕了,還要靠這兩首撐一個月(笑)
 
 
聆聽一天感想,以上。
 
 
 
p.s.我喜歡某位信控的說法:第二人生後就離告別不遠了。
    如果這張主題是告別或練習說再見也很好。
    不覺得我們的教育很缺這一塊嗎?
 
 
 
2016.6.21
 
--
 
雖然A段的確有點萍聚感,但我不喜歡叫這首歌假萍聚
因為A段只佔旋律結構的1/4,而編曲風格佔得更少。
 
旋律結構是A段的校園民歌,以B段中快板民族風銜接至C段洗腦八點檔主題曲
鼓solo的唸歌D段跳出來緩衝重複的C段副歌,最後不以C段副歌結尾,回A段前後呼應。
編曲刻意保留頭尾A段的民歌風格,作為說故事的一種語氣轉折。
 
四段旋律本身聽來有些風格差異,
但是以90年代懷舊感貫穿,又以編曲合理化段落銜接及時代感。
這是其精妙之處啊(遠目)後勁真的很強!
 
 
2016.6.22補充

--

死亡並不是一個負面詞彙,而是生命的一部分。
我認為先不談歌曲的永生,而談五月天其社會身份的死亡,是有意義的。
這是一種假設的預習。
 
如何面對死亡,對個體的重要性,絕對優先於其他形式的如何永生。
因為對個體而言,死亡的瞬間濃縮了他的生命光輝。
我們看到的永存,是他的生命對我們散發出的榮光,
卻不再能對他的生命本質有任何改變與延續。
 
 
比起傷感五月天社會身份的生命遲暮與否,
我覺得將《如果我們不曾相遇》投影到自身來思考比較有意義。
 
如果這個個體是『我』呢?

 
從《後青春期的詩》走向精彩未完的未來、到《相遇》的終將分離;
對於『我』來說,最終走向死的「生」到底有何意義?
 
《一顆蘋果》會不會有人知道我、《如煙》的我不要告別;
當生命的最終意義不再是『我』死後如何永存、如何被記住,而是生命的過程本身;
於是《乾杯》的世界終點再乾一杯,到了《相遇》的曾經有你就沒有遺憾‥…
 
 
我很喜歡主唱的平凡和不夠超脫,一種「與我同行」的感覺。
在我的體會,佛掲的緣法只是借詞彙凸顯相遇的獨一無二和稀貴,不需深究。
 
雖然不知道詞人的答案是什麼,但在反覆聆聽《如果我們不曾相遇》的過程中,
我彷彿明瞭了些什麼、又得到了些什麼。


2016.6.28補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