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攤開黏膩消化液的捕蠅草
  • 96073

    累積人氣

  • 4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歌詞] 五月天 - 勇敢

--

 
聊一下關於五月天寫台語歌這件事。
 
 
寫作台語流行歌曲,若受眾是新世代,在用語上勢必要和現在的時代結合,所以「新台語歌」大多會融合東西方多元的音樂風格,不然還沒機會強調台語歌的主體性就先被年輕聽眾淘汰掉了(喂)。但這不是說要摒棄傳統的特色,如果「新」與「舊」可以適當做結合,讓長輩和年輕人都可以聽得懂、聽得下去,擴大受眾的範圍當然更好;而江蕙之前的作品就是往這個方向努力。(偷偷推薦一下陳建瑋的【古倫美亞】XD)
 
在編曲上採用了流行音樂的元素,那麼保留台語韻味或許就像馬芳老師提到林夕填粵語詞一樣,盡量不倒音、讓人聽得出在唱什麼。當曲調的走向經過詞曲咬合的調整,自然有特屬於台語歌的韻味,而不是非五聲音階、非特定曲調編曲不可。
 
 
去年因緣際會聽了武雄老師因【南面而歌】邀請的台語歌詞創作講座之後,我對於五月天的台語歌大概就是一個隨緣的態度。
 
五月天的台語歌其實就有一些詞曲咬合的問題,歌曲的旋律本身無法配合上台語語言的韻律,所以蠻大一部分的台語愛好者/台語歌作詞人不是很喜歡五月天的作品,認為《志明與春嬌》不是、更不可能成為經典。不過,我覺得《志明與春嬌》如果是經典,原因不在於它是很漂亮的台語歌,而是它是模糊國語&台語年輕聽眾界線的新台語歌,並且以流行搖滾樂團的形式呈現。
 
彼時的青年們(?)憑著一股燃燒殆盡的衝勁堅持藍三的一半台語,一半國語。但是,當他們開始真正以音樂作為一生志業之後,從專業的角度去考量台語歌、台語詞作……我能想像主唱的卻步。
 
主要是台語並不是他日常生活所用的語言,更不用提文讀在年輕一輩消失的速度(連漢學功底都談不到,光歌仔戲七字調或俚俗諺,也快消失囉~)。當主唱的國語詞都無法信手拈來,開始進入精雕細琢的階段,更沒有心力去累積台語詞彙的廣度和鑽研台語詞的深度。
 
 
現在五月天出台語歌的精神意義遠遠大於音樂上的實質意義。從唱腔、歌曲旋律到歌詞,台語歌的創作和詮釋是另一個世界。已經在業界混這麼多年的他們,就是因為太了解,所以才這麼謹慎的在發表台語歌啊!
 
詞曲咬合的重點之一在於「避免倒音」,由於臺語的聲韻比國語多,因此要寫出倒音少的台語歌並不容易。以《勇敢》來說,同樣段落的「所在」、「等待」的簡譜是21,「熟似」卻是56;配唱時還特別標明在歌詞單上提醒歌手,以避開倒音。但《勇敢》有些倒音有點難圓……我回去看我的南面而歌講座筆記,有個詞當時被武雄老師特別提出來,說能避盡量避,因為重音很容易被旋律給帶歪掉(遠目)←來不及了主唱早填完詞惹TAT
 
當然,並不是說倒音的問題有嚴重到絕對禁忌的程度。連《望春風》都有小小的倒音(因為作曲者是客家人啊XD);《落雨聲》倒的亂七八糟,江蕙還是一樣把它唱得很感人。只是,創作者就要去思考是否能被聽眾所接受了。
 
 
好啦,上面談論的其實都是技巧層面,回歸到創作本質,寫歌不是賣弄學問,而是傳遞感情。我記得在武雄老師的講座最後特別語重心長的叮嚀,創作要從台灣在地出發,「不管是最近比較紅的董事長、閃靈、滅火器,甚至是五月天、蘇打綠,核心都是我們自己的這塊土地。」(可能對老師的職業歷程來說,這些團都是「最近」比較紅啦XD)
 
所以,只要聽眾有被五月天的這首歌感動到,主唱的咬字標不標準、演唱的口氣到不到位、有沒有倒音導致容易被聽錯詞,相較之下都不是那麼重要了。
 
 
(只是如果這次的倒音是作品發表後才被抓出來,那麼離「完美主義的主唱」下一次發表台語作品,恐怕要等更久了吧QQ)
 
※倒音:指詞的音韻和旋律互不相干,甚至互相衝突。例如:Elva 蕭亞軒《愛的主打歌》
 

--


 

回到《勇敢》本身。
 
初聽印象「很五月天」、「這是國語歌的曲調吧?」。主要是五月天不常寫台語歌,一方面用字不夠地道,另外詞曲兩人在填詞後微調的旋律也不足以把八音表現好。比如入聲用附點、去聲旋律走下行等等。雖然如此,阿信的詞意仍然幫這首中規中矩的曲加了一些分數。
 
王識賢的演唱當然比阿信多了點台語味道,除了阿信本身不擅長講台語,另一方面是他現在的唱腔。主唱的咬字大概國台語都會有人不滿意吧?會有「以前的咬字比較標準」的錯覺,我認為只是單純主唱現在這個發聲位置,低音輕唱時多用氣音、表達樂句易連黏而已(我覺得很溫柔、很萌欸XD)。不過《勇敢》副歌,包含最後的「喔~」,需要有力道的高音,還是搖滾主唱比較合拍。
 
《勇敢》從旋律到編曲都是一首中規中矩的歌。弦樂編的相當好,也分別留了地方讓每個團員發揮。與五月天的前一首台語作品《出頭天》放在一起聽,明顯感受到音訊工程(錄混音/母帶後期)的質感提高了不少。主歌vocal有些音比較乾,工程師留下了未修飾的痕跡……我很喜歡這種自然樸實的感覺。



 

相信音樂官方公開的完整錄音室版本只有五月天的《勇敢》(王識賢超犀利趴的版本是抽了live的音軌,再和錄音室Vocal音軌重新混音,因此器樂演奏具有空間感。)不過怪獸吉他solo的部分,live版本的混音感覺比較自然。以耳機聆聽錄音室版本,副歌人聲結束後,左聲道的EG銜接solo,拾音器切換同時立體聲切到中間的部分還算自然;直到solo段落結束,最後一個長音再次切拾音器同時推回左聲道,卻顯得落差大、有點突兀……可若改以開放式的音響聆聽,又覺得還好。


2016.3.1
 
--

我先問了之前認識的日本樂迷大哥,覺得混音突兀是我自己的問題嗎?還是那樣處理很正常,只是為了公放出來的效果?他沒有正面回答我,只說可能是網路音源壓縮的關係,音訊工程的部分要等CD音源來才能再討論。

當然我們還有多聊一下這段EG solo加上後面的D段。大哥誇讚了一下弦樂進來的時間點很巧妙,也提到D段前vocal選擇後半拍進來是為了讓EG收尾;但他覺得怪獸EG solo進D段之後延續太長,晚了兩秒收掉接近弦樂,顯得後面的編曲有點雜亂。(不過樂迷大哥又說目前空耳聽是這樣,還是要等到CD音源來拆了再聽才準←這位先生、迷妹我只有空耳欸!)

後來想想,這個立體聲的處理也有可能是母帶後期做的,於是開始查找這次的母帶後期處理工程師Brad Blackwood……媽呀!!!!應該很貴!(喂)

上網研究了一下大師的經歷,Brad Blackwood參與製作的專輯入圍葛萊美獎十幾次,也曾得過2012葛萊美的最佳非古典專輯策劃(Best Engineered Album, Non-Classical),是2014第一屆Pensado Awards 的「Master of Mastering」得主。找了一下Brad Blackwood入圍及得獎的作品,曲風蠻廣的,基本上不太Heavy,前述得過葛萊美專輯策劃的作品就是當年藍草音樂的最佳專輯。

難怪覺得音訊品質和平衡怎麼好像level up(呆)而且前幾張的單曲網路公佈都沒寫母帶後期處理,偏偏《勇敢》有寫,該不會新專輯…(彷彿看到鈔票滾滾的流走,為了作品好,幾位老闆真是燒錢不手軟啊~~)

2016.3.8補充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