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攤開黏膩消化液的捕蠅草
  • 95303

    累積人氣

  • 31

    今日人氣

    4

    追蹤人氣

[電影] 百日告別

--

觀影到後面幾乎被心敏線給吸引過去了。一方面被林嘉欣內斂而自然的演技給懾服,包括閱讀搞笑漫畫的悲喜交錯、每次做七的不同神態、每次品嘗食物的細膩表情……果然是金馬最佳女主角候選人。

另一方面,我覺得與書宇導演的安排有關。

五七之前的主線是育偉,表達的是無法被理解的一種疏離感。曉雯離開了,後事家人親人各有各自的意思;那些自以為來安慰育偉教會朋友,實際上和曉雯熟悉嗎?又或著以為悲傷是可以用類似經驗來同理、安撫的呢?當親友同事對育偉特別關懷愛護,那些眼神流露出的同情和憐憫,又何嘗不是時刻提醒育偉曉雯的離去?那正是他不肯面對而迴避的事實。這些要育偉回歸正常的無聲催促,好像除了被留在原地的他之外,沒有人真正在乎死去的曉雯,反而讓他更不能平靜地和「失去」相處。

電影前半育偉爆烈失控的情緒,在女性友人的那句「但是你想要怎麼樣」是一個轉捩點,導演讓這些止不住的悲怒和不接受,隨著時間行進變成不得不接受。一直到退還學費給曉雯的學生,育偉才慢慢從他們身上感受到曉雯存在的軌跡,彷彿透過學生的琴聲,虛無飄渺、若有似無的給育偉一點想念。我很喜歡育偉為了退學生學費,在巷弄間尋找的畫面,把被強迫留下面對失去伴侶獨自生活、不知如何向前、又要往哪裡去的迷惘重疊在育偉的行為裡。


隨著電影後半,心敏故事的比重漸漸增加,我感覺導演在心敏週邊安排的溫暖比較多,不管是妹妹心庭、未婚夫的弟弟仁毅(還好床戲剪掉)以及在沖繩白日接觸的一切,只是這些陪伴反襯著心敏夜晚的孤獨絕望,加上仁佑和心敏的甜蜜回憶太過強烈,對比之下,週圍的溫暖實際也很難透到心底。

我個人覺得動容、卻也最難同理的,是失去「另一半」這件事。尤其本片中,似乎沒有任何人有能力陪伴他們度過這份痛,包括心敏已經失智的父親、育偉要好的女性友人。試著回到工作崗位好好生活,卻是行屍走肉;一個人完成了兩個人的蜜月,卻不知如何再延續另一半已經消逝的生命。於是冒出生無可戀的念頭,甚至採取極端的手段,並流露出看似解脫的輕鬆表情……導演利用這段,把活生生剝掉一半的痛給呈現出來;或許只有相同經歷的人,才能感同身受吧。

不過,書宇導演說了,這不是藝術片。最後透過心敏的故事,試著給觀眾一點圓滿。我雖然沒有在那個部分掉淚,卻感受到一份戲劇化的安慰。最親的人如今缺席了,卻在過去預留下了一個答案……這份戲劇化我認為沒有不好,因為人生如戲,奇妙的緣分在真實世界或許也會發生。


兩段故事,兩種不同的壓抑、迥異的悲傷和不知如何走下去的迷惘。敘事的偏重和取捨相當微妙,男生著重於電影前半、女生則是後半,但共同的是,那份只能自己承受的痛,以及學習與失去的傷痛自然共存、並帶著它繼續自己的人生。

--

謝謝書宇導演。
比想像中的壓抑。卻很喜歡這種壓抑。

失去這件事,它藏在記憶的某個角落。或許,在哪個無法預知的時間點,再度被喚起。於是同樣的情緒重覆、於是終究得認清生命中永遠失掉的一塊。

與之共存,似悲似喜。

--

我的詞彙太貧乏了,就那幾個翻來覆去的使用,實在無法傳達電影的百分之一。

※ 談談電影中讓我覺得有意思的小地方:

1.兩位主角剛開始做七的時候,對於經文都還不熟呢。
 後面幾次才開始流利起來,有時大聲唸、有時又在誦經聲中懷念過去......

2.能體會告別式一幕時,演員選擇在那個時間點離開會場
 雖然走的是未婚夫,由於兩人尚未建立婚姻關係,讓心敏不得不配合社會的禮俗
 但「外人」絕對不是心敏心中,仁佑的位置.....
 所以她怎麼能接受仁佑的家人對她「答禮」呢?


※ 談談石頭。

石頭演得很好,但導演給的功課太難,而且對應的女主角太強(笑)如五月天阿信所言,那就是張育偉,你不會覺得他是石頭。從男主角作筆錄的一段開始,還來不及覺得石頭帥,就被劇情帶著走,進入張育偉的內心,看著他從死命隱忍到終究失控的悲怒……石頭的表現的確讓人驚艷。


※ 談談配樂。

非常喜歡,在你沒有意識到的時候,它出現,在你沒有意識到的時候,它留白。很想為了配樂再去看一次,因為實在無法分心於劇情外細聽。可是這是一部讓人害怕二刷的好片……所以,會有電影原聲帶嗎?(笑)

電影主題音樂:蕭邦練習曲作品25第1號「風弦琴」



--

觀影心得寫作BGM:五月天石頭《真實故事改編》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